© 2005-2019 每到节假日我们相约回到农村老家,团团围坐唠起家常,母亲就冲着父亲,骄傲的说老头子,你可得感谢我,给你生儿育女,凑成了一个好字,现在儿孙满堂啥都不缺了。父亲听了连连称是,布满皱纹的脸上泛起了自豪的笑。这就是我的父母,奔波操劳了大半生的父亲母亲。他们不善言表,朴实无华却用实际行动教会了我用心做事踏实做人。突然想起来,前段时间还在谈秋,现在却要开始说冬了,其实冬天要说的无非就是那些,低温,寒冷,还有记忆中期盼却久久未能落下的雪。去年这个时候,我写了一篇名字叫做等雪的文章,文章的末尾我说我想和你一起看一场雪。可是说实在的,我不知道该跟谁一起去看雪,又或者说,去年约定了跟我去看雪的人今年已经不在我身边了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