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拿上交会跟广交会比,是个笑话

2019/10/10 0:05:39

拿上交会跟广交会比,是个笑话

 

最近有人问:“上交会还缺点啥,比方说,跟广交会比?”一开始我还觉得是个笑话。上交会和广交会,有可比性吗?

 

结果,还真的有的比:

 

4月24日至26日,第二届“上交会”在上海举办;

 

4月23日至27日,第115届“广交会”的第二期在广州进行。

 

都在国内一线城市,都是国家商务部支持的展会,连时间也都选在春暖花开、商务洽谈热闹之时,难道作比较不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吗?

 

一开始,我试图向发问者解释上交会刚起步办成这样不容易,顺便叨叨与广交会不可同日而语之处,没成想倒背了个“为上交会背书”的名声。然后,一句“难道你觉得上交会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吗?”我瞬间噎住。

 

其实,作为一个常常要用脚步丈量新国际博览中心的展虫,本人何尝不知道眼下上交会还撑不满世博展览馆这样的中型场馆,哪里能和鲸吞116万平方米、总展位近6万个的广交会跻身同一个档次?

 

又何尝看不到上交会那些为坊间针砭的短腿:说上交会规模寒碜、人气稀薄,展品除了特斯拉撑场面,剩下的大多不是模型沙盘就是展板文字或者电子小商品……但还是那句话,你也来操办看看?不,错了,是这句:请客观、冷静、全面地看待问题。

 

规模:婴儿和成人比没意思

 

广交会规模确实大,但当年第一届成交额也只有1800万美元。万事总有个由小到大、慢慢发展的过程。广交会迄今已有50余年历史,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综合性国际贸易展会;上交会刚刚办了两届,蹒跚学步。拿乳牙还没长的婴孩与成熟壮年人相比,有意思么?

 

做会展业的都知道,培育一个知名展会,有个“养肥”的过程,吸引、巩固、扩大参展商群体,培育与展会性质匹配的专业观众群体,都需要时间。上交会初创伊始,展会自身的品牌和参展群体都处于培育期。而且,培育参展、观展两个群体还只是第一步,从展会上接洽到最终成交,还有一个很长的过程。

 

不少经验丰富的采购方,都是观察两到三届以上的展会后,方才与展会上接触到的供应方达成首次合作订单。上交会刚刚举办第二届,许多有意向的大单还在望闻问切的搭脉阶段。要落实订单,至少要看到你这家企业连续多年参展,是稳定、正规、有实力的企业吧。这是行外人并不明白的会展业的江湖规则。

 

还有一条潜规则,按照国内官办展会的传统做法,展位往往由各地方上的组织单位分包,市场化运作招展,而体制内的大企业也少不了挑大梁、捧场。行情不好,比如经济危机时,也要动用点行政手段,行情好时一席难求,如果这家企业行情不好时放弃了展会,明年行情好了再想要席位就不一定有了。这也是为什么历史悠久的展会规模都比较庞大而相对稳定的原因。

 

而上交会诞生时,正当新一轮改革开放之际,去政府干预气氛渐浓,市场配置资源要求更高,承办也由企业和社会组织出面。此时,再摊派展会营造高速扩张之势,未必可取。

 

定位:推动经济结构转型

 

广交会每次结束,报起数来霸气,一季成交额以百亿美金计,上交会落幕连个成交数都说不出来。这也有客观原因,一个是货物贸易展会,一个是技术贸易展会,标的性质和特点、参与群体、市场容量完全不同。

 

订袜子、鞋子,可以在展会上看了样品即下单,而大型技术的买卖对接,则需要更多的时间消化。不过一旦达成,也可能是价值连城的交易。

 

客观说,也和中国现阶段的经济结构有关系。多年形成出口导向的经济结构,不可能说调转就调转,“中国制造”依然有着庞大的产能,所以以商品交易为主的广交会展品最为繁多,以至于每届要分三期,每期各有侧重。

 

而相比于庞大的产能基数,在现阶段,创新技术在中国的生产力中依然还只是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,加上知识产权保护尚未形成闭环体系、知识产权交易市场尚未培育成熟,要让上交会的技术项目一登场就直追广交会的商成交额,也不现实。如果真是这样,中国的GDP结构数据也完全变样了。

 

本末不能倒置,经济结构的毛病不能全记在一个展会的账上。更何况办上交会的出发点,本身就是为了推动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。单一的贸易结构要优化,增加更多的服务贸易、技术贸易;贸易顺差问题需要平衡,出口大量货物的同时,也需要抓住全球经济调整的时机引进先进技术,一来平衡外汇,二来借技术推动产业升级,应对人口红利消失、资源成本剧增的问题。

 

从长远看,将来中国的经济结构升级是否成功,发展的驱动力有没有成功切换到创新上,从日后上交会能否办得好,就能折射出来。

 

场面:技术抽象难展示

 

有人质疑上交会现场,除了两辆特斯拉,看得见摸得着的亮点展品太少,不是老港垃圾综合处理的沙盘,就是特高压输配电的电网模型,低成本停车场智能系统则是一走眼以为是儿童玩具……

 

但这确实是上交会的难处,这是个围绕技术的展会,技术本来就比货物更抽象、也更专业。高大上的技术有的是,深海勘探、页岩气开发、海水淡化,这些高级不?但问题是技术需要有载体才能展示,这和广交会上的烛型吊灯、彩色丝袜、补水面膜、马桶刷子真的不一样。

 

这年头,“中国制造”摆满全场琳琅满目很容易,但要高精尖的技术能让人看得兴致盎然就有难度了。就说这次展会中欧姆龙的沙丁鱼风暴吧,虽然可以互动也有视觉冲击力,但是阿拉还愣是没搞懂这与城市交通控制系统的关系,至多可以吸引些眼球。但光靠噱头,是不能解释技术的。

 

所以上交会上沙盘、模型、展板居多,也确有无奈之处。不过也不是没有可改进的余地,策展方不妨借鉴世博会的各种精彩演绎,如何把高精尖的技术通过各种可以互动的体验方式呈现出来——该动脑就动脑、该花钱就花钱。

 

两极分化:反映技术领域现状

 

前文作者诟病,上交会上要么是普通人看不懂的阳春白雪,要么是让人以为误入市集,没有多大技术含量的小商品也混迹其中。“高大上”与“接地气”之间隔了一道鸿沟。

 

到底要“顶天”,还是要“立地”?兼美恐怕难得。业内都知道,展会大致分两种,高层次的是专业类展会,并不过于讲求观赏性,因为来看的都是行内人,看的是门道,这类展会往往门槛高、收费高,但成交额不小。

 

另一种则是大众消费类展会,请自觉脑补婚纱展、房展会、农产品展,其实还有人潮汹涌的车展,这类展会主要面向大众,交易额有多大,难说。

 

促进高新技术贸易是上交会初衷,这样的展会难以苛求人气。毕竟,细分领域的技术只有少数行家能懂。于是,今年又想增加互动性、群众体验,可是科技+体验那不是科普馆吗?

 

不过关于展会的定位,真是个问题,要想想清楚。到底是各种尖端但枯燥深涩的“硬技术”为主,供少数内行看门道;还是以造福大众生活为目的的“微创新”为主,需要有所取舍。

 

上交会这种两极分化的问题,其实也印证了我国技术领域的现状。中段的技术市场种类、数量都不够丰富,要么是不计成本投入、关乎国计民生的关键技术,要么是民间发明家小打小闹,中间本应成为中流砥柱的中级技术市场因产业化、市场化渠道的缺失而断档。

 

我们的创新技术矩阵结构,还不完备。这点上,上交会的尴尬,也是中国技术市场现状的尴尬。

 

说到底,年轻的好处就是包袱少。在只有两岁的上交会的前面,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,也有更多修正、提升和优化的机会,关键是坚持对的方向,完全不必为与广交会的比较而庸人自扰。

 

(注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